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博文小说网 > 历史 > 大唐不良人 > 第四十八章 风寒症

大唐不良人 第四十八章 风寒症

作者:庚新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5-16 00:19:00 来源:幻月

风雪间,整个金山山脉被披上了白甲,好像绵延在大地上的一条白色玉龙。

山势陡峭,风雪又大,在这种天气下,还行走山路的人一定是疯了。

但在纵横起伏的山石间,就有这么一支人马,冒着风雪,艰难的赶路。

“阿弥,你说你是不是乌鸦嘴?”

阿史那道真两眼盯着身边的苏大为,恶狠狠的道:“你说大雪满弓刀,现在好了,大雪真的堆满了弓刀。”

他有些心疼的将自己腰间的弓拍了拍。

弓弦已经御下,弓变成了一条长棍。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凡是雨雪天气,对草原上的民族来说,都是一场噩梦。

在这个天气里,牛羊会冻死。

弓弦沾上雨雪会受潮,失去弹性。

简直生不如死。

“别冤枉我,我这诗是昨天作的。”

“昨天你念完这首诗就下暴雪了,今天更可怕,你还没念,又是一场暴风雪,比昨天还大。”

阿史那道真不依不饶。

“呃,要是这么说的话,不知之前是哪个乌鸦嘴提的火烧博望坡,现在嘛……”

苏大为眯起眼睛,在簌簌落下的大雪中,勉强看清阿史那道真英俊的脸庞上,曾经的秀发中间秃了一块。

这令他无比的惆怅。

“果然,所有的帅哥变成地中海发型,都会变得很丑啊。”

“阿弥,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杀了你!”

阿史那道真眼珠子都红了。

整张脸都涨得血红。

在他知道所谓地中海发型是何意后,便大受刺激。

他的身份赫赫,在过去突厥,怎么也能混个小王当当,运气好的话,他便是下一任东突厥可汗。

可如今做了大唐的兵不说,还要被这可恶的不良帅苏大为嘲笑“地中海”。

用他的话来说,简单是叔叔爷爷都不能忍。

他是高贵的汗王血脉,是要脸的!

“好了好了,不说就不说。”

苏大为举手做投降状:“对了,下次遇到火一定不要慌,记住任何燃烧都是需要空气的,哪怕黑火油,把它盖住,也就熄了。”

“何谓空气?”

“就是你我呼吸之物。”

“呼吸之物不是鼻子吗?”

“我懒得跟你说话。”

苏大为翻了记白眼,回头后望。

跟来时比,现在这支队伍,要狼狈凄惨许多。

之前一场大火,好在没有出人命。

但也烧伤了十余人。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现在是冬季,伤口不容易发炎感染。

而且这时代人体质也比较强,还能撑一下。

不过,大概也撑不了太久了。

“我们再走一会,找个地方让伤兵们停下来休息吧,还有那些受伤的马,一并留下。”

苏大为冲阿史那道真道。

现在回想起来,也幸亏队伍是一字长蛇之型,那些火主要烧到的是前头的一些人。

中间和后面,倒是没事。

不然,只怕现在损失还要惨重。

想到这里,苏大为脑海中又闪过阿史那沙毕的模样。

那双冰冷的灰蓝色眼睛,令他印象深刻。

据阿史那道真说,这狼卫首领原来在长安求学过,是现今西突厥可汗阿史那贺鲁的第三子。

只是原来不知道此人如此狡诈。

苏大为心里隐隐有一种预感。

在前面,自己还会遇到这个阿史那沙毕。

希望在下一次,能将此人抓获。

他下意识,握紧了一下腰间的横刀。

“前面有个山凹,可以暂避一下风雪。”

阿史那道真向天空看了看,一片白雾。

只是数息间,脸上就覆上了一层薄雪。

“该死,这雪比昨天还大,按我的经验,要是下一夜,这雪会积到很深。”

“有多深?”

“最少一尺深。”

“这么深?”苏大为心下吃了一惊。

无论前世还是今世,他都没来过阿尔泰山,不知道这里的雪居然可以大到这种程度。

“原本我还想让伤员停下,我们继续追。”

“没法追了,再追,错过了避风点,我们都会死在路上。”

阿史那道真忧心仲仲的道:“已经走了这么久了,队里还有伤兵,咱们必须得停下休息了。”

看了看苏大为,他又道:“你放心,我们走不了,狼卫也逃不了,暴风雪对大家都一样。”

“好。”

苏大为终于点点头答应下来。

“我们有马,有干粮补给还好一点,那些狼卫什么都没有,搞不好一晚上暴雪后,冻饿而死了。”

“但愿吧。”

苏大为抬头看看天色,心里却没那么乐观。

阿史那沙毕,那是个狡猾的头狼。

这场博弈不会那么容易结束的。

噼啪!

火光升起。

橘红色的火给人以温暖,也给人以安全感。

但同时,红色,又让他联想到血的颜色。

阿史那沙毕手里的木柴,被啪的一声,折为两断。

他的脸上,透出一丝疲惫。

白天的时候,唐军在后面追,他则在前面一直逃。

顶着风雪与严寒。

这场雪,真大啊。

好冷的风雪,几乎要把人的手指头都给冻掉。

幸好,他终于在被冻成雪人前,及时找到了这个补给点。

虽然金山南面才是西突厥人的活动范围。

但整个阿尔泰山,原本就是突厥人崛起和龙兴之地,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很熟悉。

在翻过南山,到达唐军的北山前,沿路,他早已在合适的地方设下了这补给点。

隐蔽的山洞。

或者是隐蔽的山洼。

密林间的简陋木屋。

总之,他不会饿死,更不会冻死。

现在待的地方,就是在金山故道中,一片密林中的木屋。

在阿史那沙毕面前的,有十三名突厥狼卫,还带着那名被他们抓到的唐军斥候。

这人现在还活着,不过精神萎靡不振,也不知能不能挺到最后。

“俟斤……”

一名狼卫走到他面前,单膝跪下,用拳头按在胸前:“一共死了五人。”

“我这边还好,但是咄莫那边在放羊坡,有一人不慎摔下山崖,再加上俟斤这边折损的四人。”

“知道了。”

阿史那沙毕不动声色,将手里的干柴投进火里。

火上置着一木架,用铁制的头盔做盆,化开积雪,将存放在补给点的肉干,囊饼掰碎了扔进去,再洒上一点盐末,很快就是一锅香喷喷的肉汤。

想必那伙唐军没这样的待遇。

阿史那沙毕默默计算着双方的实力变化,推演着接下来的计划。

“俟斤。”

名为阿史那贺的突厥狼卫欲言又止道:“如果明天,那伙唐军追上来怎么办?”

“放心,我们手里的牌还有很多。”

阿史那沙毕目光从窗缝透向外面。

山风怒吼,风雪如幕。

“连老天爷,都在帮我们。”

一夜大雪。

到了天明的时候,仍没完全放晴。

苏大为勉强活动着冻僵的手脚,将覆在洞口的皮布掀开。

第一次居然没有推动。

又试了试,伴随着哗啦啦的积雪坍塌声。

挡住冻口的布帘这才被推开。

外面的风雪同时涌进洞里,令他不由打了个哆嗦。

幸亏来之前准备充分,若没有柴禾皮毛布料这些,昨晚哪怕是躲在洞里,只怕也会被冻死不少。

“队正!”

身后听到有人在大叫。

苏大为回头一看,是赵胡儿。

他的面色慌张,蹲在蜷缩在地的阿史那道真身旁,惊慌的道:“俟斤他,俟斤他很烫,他似乎受了风寒!”

苏大为忙大步走过去,蹲下身子,看了一眼。

阿史那道真的皮肤很红,看上去像是喝了酒一样。

抓起他的手掌摸了摸手心,又伸手试了试额。

“他发烧了。”

苏大为皱眉道:“道真一直说自己身体强壮,没想到……”

“咳咳!”

阿史那道真勉强张开一丝眼缝,干裂的唇颤抖着道:“我,我就是,强壮,都怪昨天被火,烧了,等我好……”

“你歇歇吧。”

苏大为伸手,在他颈旁一侧稍稍一按。

阿史那道真立刻昏厥过去。

“俟斤!”

赵胡儿大惊。

“他没事,他现在只是身体虚弱,让他多睡一会,会没事的。”

苏大为想了想道:“我们来时是不是还带了点军中的草药?”

“有。”

“有没有消炎类的?”

“啊?”

赵胡儿吃惊的张大嘴巴:“何谓……消炎?”

“就是金银花、蒲公英、板蓝根、灯盏草这些?算了,我自己找。”

苏大为摇头,从涌上来的斥候们身边走过,一边走一边道:“你们不要围得太密,给阿史那道真留点呼吸空间,他需要新鲜空气。”

“哦。”一群斥候听得似懂非懂,一个个大眼瞪小眼。

苏大为摸到装药的包裹,从里面挑挑捡捡。

他不会什么医术,但是之前在长安,跟着那老游医,特别是看他给大白熊沈元治腿伤时,倒是跟着认了一些这时代的草药。

从中勉强捡出一两种,他认为可以消炎抗菌功能的草药,转身交给赵胡儿:“把这些一会用雪水熬了,给阿史那道真喝,对了……”

他想了想,又从怀里摸出一个瓷瓶:“这是一瓶烧刀子,如果有伤口发炎的,可以用这个……”

看着赵胡儿眼珠子差点瞪出来,苏大为忙把食指竖起:“嘘,别说出去,我知道军中不可以带酒,我这个不是酒,是药。”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